http://www.deepenjewelry.com

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的人物)神雕侠侣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李莫愁,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悲剧式人物,她是主人公杨过的师伯,小龙女的师姐。

  李莫愁容貌甚美,却心若蛇蝎,因此江湖中人取其绰为“赤练仙子”,年轻时本性善良,倾心嘉兴陆家庄庄主陆展元,因此留恋,不肯听的话不离古墓而被逐出师门,本想与陆展元共浴爱河,却没想到被陆展元狠心抛弃。

  自此李莫愁身心大受打击,性情大变,因爱成恨。曾几乎杀尽陆展元亲弟弟陆立鼎满门,并陆立鼎之女陆无双。为得到古墓派的秘笈,屡次杨过、小龙女性命。纵横江湖十余年,手执冰魄银针神掌无数,江湖中人无不对之闻风丧胆。

  李莫愁未泯,曾经救过洪凌波并收她为徒,还抚养刚出生的小郭襄一月有余。在绝情谷中被万千情花刺中后,仍不忘陆展元,最后葬身于焚烧情花的大火中。

  《射雕三部曲》中的三名重要女性角色,梅超风、李莫愁、周芷若,她们个性鲜明,人物形象鲜活,皆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也给广大读者和观众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比较这三名妖女的武功强弱,也是个饶有趣味的话题。

  梁素琴、张敏婷、吕有慧恬妮、赵天丽、雪梨潘玲玲陈红孟广美、张馨予、毛林林

  李莫愁本为古墓派的第三代,因按捺不住古墓淡泊的生活而脱离古墓派,多年独自行走江湖。原本也是一个

  只怪天意弄人,在一次旅途中,与江南嘉兴陆家庄的主人陆展元相识,两人相亲相爱,为了和陆展元在一起,不惜师命,神雕侠侣之李莫愁反出古墓,与陆展元相亲。

  谁知,陆展元竟移情何沅君,令李莫愁身心大受打击,因爱成恨,成为如麻的女。陆展元与何沅君成婚时,李莫愁曾与武三通联手大闹婚礼,不料却被一位大理天龙寺的高僧阻回(陈晓版改为一灯所阻)。

  为报负爱仇竟将陆家庄灭门,甚至连一些和何沅君的姓名有关的人也照杀无误。偏爱小龙女,为夺取师门秘笈《》不择手段。

  之时会在别人家中印上与被数相同的血。曾被江南七怪之首柯镇恶评判其实力不亚于当年黑风双煞之一铁尸梅超风,可见其武功了得。

  她的著作《秘传》记载了赤练神掌及冰魄银针毒性之解法,曾一度给陆无双盗去。

  李莫愁虽是不眨眼的,但其并未,早年救下洪凌波的性命并收其为徒,对襁褓中的小郭襄也是照顾有加。

  丐帮第十九代帮主黄蓉于新城镇跟李莫愁,黄蓉占尽上风,最后使用计谋将李莫愁,因念其对女儿郭襄有过短暂养育之恩而饶其性命。

  李莫愁于绝情谷身中情花之毒,在武氏兄弟、程英、陆无双等人下,最终葬身于火海之中,火燃其身时仍唱着诗人元好问的词︰“问,情是何物,直教相许……”死得极为凄凉,李莫愁死后,黄蓉拿着小郭襄的手向她拜了两拜,她的养女之恩。

  1、武娘子叹了口气道:“这就是了。我是外人,说一下不妨。令兄陆大爷十余年前曾去大理。那赤练仙子李莫愁现下武林中人闻名丧胆,可是十多年前却是个【

  3、李莫愁举拂尘正要击落,见武娘子持剑在侧,微微一笑,说道:“既有外人插手,就不便在屋中了!”【

  】的说道:“陆二爷,你哥哥倘若尚在,只要他出口求我,再休了何沅君这个小,我未始不可饶了你家一门良贱。

  】,翻身后仰,肩膀离武娘子已不及二尺。武娘子吃了一惊,急挥左掌向她额头拍去。李莫愁【

  】,眼见她背影在柳树丛中一晃,随即不见,自己与她接招虽只数合,但每一招都险死还生,已然使尽了全力,此刻软瘫在地,一时竟动弹不得。

  7、武娘子伸手在脸上一摸,道:“什么?”只觉左边脸颊木木的无甚知觉,心中一惊,想起李莫愁临去时曾在自己脸上摸了一下,难道这只【

  】?”当年在陆展元的喜筵上相见,李莫愁方当妙龄,未逾二十,此时已过十年,但眼前此人除改穿道装外,仍然【

  】微摆,已退回树梢。此后数十招中,不论武三通如何震撞扫打,神雕侠侣之李莫愁她始终犹如粘附在栗树上一般,顺着树干抖动之势,寻隙进攻。

  11、就在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左手提着一只公鸡,口中唱着俚曲,跳跳蹦蹦的过来,见窑洞前有人,叫道:“喂,你们到我家里来干么?”走到李莫愁和郭芙之前,侧头向两人瞧瞧,笑道:“啧啧,【

  】,但只要神色间稍露,往往立毙于她赤练神掌之下。那知今日竟会给这少年抱住,她一抓住少年,本欲掌心发力,立时震碎他心肺,但适才听【

  】,语出诚挚,心下有些喜欢,这话如为大男人所说,只有惹她厌憎,出于这十二三岁少年之口却只显其真,一时心软,竟下不了手。

  17、李莫愁暗暗钦佩:“这二人在古墓中耳鬓厮磨,居然能守之以礼,她仍是个冰清玉洁的。”当下卷起自己衣袖,【

  18、杨过生怕李莫愁师徒发觉,口中大声,不断,叫道:“啊哟,李师伯,你下手实在太也,对不住祖师婆婆,更对不住祖师婆婆的婆婆。啊哟,【

  】,太也可惜了。你怎不怕对不住婆婆的太婆……”前言不搭后语,乘机神游物外,魂不守舍,口中稍停,便即闭气。李莫愁听他本来直呼自己姓名,颇为,后来却改称“师伯”,【

  】,听杨过这般当面奉承,心下自然乐意,拂尘一摆,道:“你跟我说笑,自称是王重阳门人,本该好好叫你吃点苦头再死。既然你还会说话,我就只用这拂尘稍稍教训你一下。”

  21、杨过道:“我重阳真人,跟你祖师婆婆是同辈,我岂非长着你一辈?【

  】的道姑居然有言语传给他们帮主,不知是何等身分来历,不由得好奇心起,停杯不饮,侧头斜睨。

  23、杨过不住叫嚷:“亲亲媳妇儿,完颜好妹子,走得越快越好。耶律师妹、青衫姑娘,你们也快走。【

  24、陆无双小嘴一撅,道:“慢慢再跟你算帐。”转头向程英道:“表姊,你带了这面具儿,常到镇上去买盐米物品,镇上的人都认得你。茶馆掌柜也决想不到【

  】会,自然跟她说了咱们住处。那谢了,又问镇上什么地方可以借宿,便带了洪师姊去找宿处。她一向害人总是天刚亮时动手,算来还有三个时辰。”

  】!”心下都严加提防,对方既享大名,必有真实本领。黄蓉笑道:“道长之名,小妹一向久仰的了。道长说线、两人左右齐上,李莫愁拂尘攻那人黑剑,黄蓉的竹棒便缠向他金刀。这中年汉子正是绝情谷谷主公孙止,突见两个【

  29、公孙止缓不出手来抵挡,向前纵跃丈余,脱出圈子,心知再斗下去,定要吃亏,【

  32、绿萼一抬头,遇到母亲一对凛凛生威的眸子,不禁打了个寒战,说道:“他……他和今日进谷来的那个【

  李莫愁是《神雕侠侣》中的复仇,也是的。这种手辣,不仅仅表现在她的无数上,从她的名声和武器上可见其特点。她在江湖中被称为“赤练仙子”。“赤练”是一种毒蛇的名字。给一个貌若仙女的女子冠以毒蛇之名,侧面烘托了李莫愁的。冰魄银针,剧毒无比,银色的细针闪耀着透骨的寒光,让我们、。

  虽是不眨眼的魔女,但对襁褓中的郭襄却有情有义。丐帮第十九代帮主黄蓉于新城镇将李莫愁后,因念其对女儿郭襄有过短暂养育之恩而饶其性命。

  于绝情谷身中情花之毒,被武氏父子、程英陆无双等人下,最终葬身于火海之中,火燃其身时仍唱着诗人元好问的词︰“问情是何物,直教相许……”

  由玉女剑法演变的武功。李莫愁初出道时使用长剑,出家后改用拂尘,后来拂尘被杨过用玄铁剑所毁,又不得不改用长剑。

  针身镂刻花纹,打造精致。此针剧毒无比,一碰即中毒,皮肤全成黑色,若被碰破皮肤,顷刻便要丧命。

  (老版为“神掌”),从《秘传》中去出来而创的武功,含有剧毒,中毒时伤口呈朱砂般血红之色,死时剧痛奇痒,脸色发黑气。

  全称为无孔不入、无所不至、无所不为。无孔不入乃是向敌人百骸进攻,点他各处大穴;无所不至点的是敌人诸处偏门穴道;无所不为不再点穴,专打眼睛、咽喉、小腹、下阴等人身诸般柔软之处,三无、阴狠。

  另外,李莫愁至少还懂得古墓派武功,如:天罗地网势拳法,但一定不懂玉女素心剑法。

  与无情相比,李莫愁其实也有其女人的一面。“李莫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情痴,没有人比她更加自己对情感的痴狂。”

  她一生之中只爱一个男子,可是这个男子却了她,使她遭受巨大的感情创伤而不改其初衷。她是个率真的女子,听情而落泪,有哭有笑,说明她内心。

  她不是那种纯粹为而活着的人,她的人生价值就在于一个“真”字和一个“痴”字。不仅如此,见到襄儿可爱的样子,也能激起她的柔情与怜惜。当她和襄儿的性命只能留一个时,这个手辣的女居然向对手低头。她本是一个性格刚烈,及其高傲的人。为了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孩子,她能做到这种程度,不得不说母爱的伟大。

  “赤练仙子”李莫愁最令人难忘的是她的“主题曲”:问,情是何物,直教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李莫愁全家,双手染满鲜血,不见自己的,只为自己相思无着落而黯然销魂,到最后,终于自己也为“情”所毁。她身中情花毒,难逃一死,于是自投焚烧着的情花丛中,着火,但兀立不动,至死犹:问,情是何物,读者虽然难以同情李莫愁的所为,但也不能不被这场面所。

  “赤练仙子”其实最是无情,看她怎样冷血对待自己的忠心洪凌波便知。然而,金庸却写了一段关于李莫愁夺了襁褓中的郭襄,意图黄蓉,但竟被小婴儿激发起母性,反而柔情无限地抚她入睡,以平常用作武器的尘拂为她赶蚊子。大概金庸想说的,人不是生来的,为情自毁,也可说是李莫愁的悲剧。

  1、过了良久,万籁俱寂之中,忽听得远处飘来一阵轻柔的声,相隔虽远,但声吐字清亮,清清楚楚听得是:“问,情是何物,直教相许?”

  2、阿根正在打扫天井,上前喝问:“是谁?”陆立鼎急叫:“阿根退开!”却那里还来得及?李莫愁拂尘挥动,阿根登时头颅碎裂,不声不响的死了。陆立鼎提刀抢上,李莫愁身子微侧,从他身边掠过,挥拂尘将两名婢女同时扫死,笑问:“两个女孩儿呢?”

  3、陆氏夫妇见她一眨眼间便连杀三人,明知无幸,一咬牙,提起刀剑分从左右攻上。李莫愁举拂尘正要击落,见武三娘持剑在侧,微微一笑,说道:“既有外人插手,就不便在屋中了。陆氏夫妇与武三娘跟着跃上。李莫愁拂尘轻挥,将三般兵刃一齐扫了开去,娇滴滴的道:“陆二爷,你哥哥若是尚在,只要他出口求我,再休了何沅君这个小,我未始不可饶了你家一门良贱。如今,唉,神雕侠侣之李莫愁你们运气不好,只怪你哥哥太短命,可怪不得我。”陆立鼎叫道:“谁要你饶?”挥刀砍去,武三娘与陆二娘跟着上前夹攻。

  李莫愁眼见陆立鼎武功平平,但出刀踢腿、转身劈掌的架子,宛然便是当年意中人陆展元的模样,心中酸楚,却盼多看得一刻是一刻,若是举手间杀了他,在这便再也看不到“江南陆家刀法”了,当下随手挥架,让这三名敌手在身边团团而转,心中情意缠绵,出招也就不如何凌厉。

  4、突然间李莫愁一声轻啸,纵下屋去,扑向小河边一个手持铁杖的跛足老者,拂尘起处,向他颈口缠了过去。这一招她足未着地,拂尘却已攻向敌人要害,全未防备自己处处都是空隙,只是她杀着厉害,实是要教对方非守不可。那老者于敌人来招听得清清楚楚,铁杖疾横,斗地点出,迳刺她的右腕。铁杖是极笨重的兵刃,自来用以扫打砸撞,这老者却运起“刺”字诀,竟使铁杖如剑,出招轻灵飘逸。

  李莫愁拂尘微挥,银丝倒转,已卷住了铁杖头,叫一声:“撒手!”借力使力,拂尘上的千万缕银丝将铁杖之力尽数借了过来。那老者双臂剧震,险些把持不住,危急中乘势跃起,身子在空中斜斜窜过,才将她一拂的巧劲卸开,心下暗惊:“这果然名不虚传。”李莫愁这一招“太公钓鱼”,取义于“愿者上钓”以敌人自身之力夺人兵刃,本来百不失一,岂知竟未夺下他的铁杖,却也是大出意料之外,暗道:“这跛脚老头儿是谁?竟有这等功夫?”身形微侧,但见他双目翻白,是个瞎子,登时,叫道:“你是柯镇恶!”

  柯镇恶与李莫愁交手数合,就知不是她的对手,心想:“这女武功之高,竟似不亚于当年的梅超风。”当下展开伏魔杖法,紧紧守住门户。李莫愁心中暗赞:“曾听陆郎这没的小子言道,他嘉兴前辈人物中有江南七怪,武功甚是不弱,收下一个徒儿大大有名,便是大侠郭靖。这老儿是江南七怪之首,果然名不虚传。他盲目跛足,年老力衰,居然还接得了我十余招。”

  只听陆氏夫妇大声呼喝,与武三娘已攻到身后,心中主意已定:“要伤柯老头不难,但惹得郭氏夫妇找上门来,却是难斗,今日放他一马便是。”拂尘一扬,银丝鼓劲挺直,就似一柄花枪般向柯镇恶当胸剌去。这拂尘丝虽是柔软之物,但藉着一股巧劲,所指处又是要害大穴,这一剌之势却也颇为厉害。

  5、柯镇恶铁杖在地下一顿,借势后跃。李莫愁踏上一步,似是进招追击,那知斗然间疾向后仰。她腰肢柔软之极,翻身后仰,肩膀离武三娘已不及二尺。武三娘吃了一惊,急挥左掌向她额头拍去。李莫愁腰肢轻摆,就如一朵菊花在风中微微一颤,早已避开,拍的一下,陆二娘小腹上已然中掌。

  6、陆二娘向前冲了三步,伏地摔倒。陆立鼎见妻子受伤,右手力挥,将单刀向李莫愁掷将过去,跟着展开双手臂扑上去,要抱住她与之同归于尽。李莫愁以之身,失意情场,变得异样的厌憎男女之事,此时见陆立鼎纵身扑来,心中恼恨之极,转过拂尘柄打落单刀,拂尘借势挥出,刷的一声,击在他的天灵盖上。

  7、李莫愁连伤陆氏夫妇,只一瞬间之事,待得柯镇恶与武三娘赶上相救,早已不及。她笑问:“两个女孩儿呢?”不等武三娘答话,黄影闪动,已窜入庄中,前后搜寻,竟无程英与陆无双的人影。她从灶下取过火种,在柴里放了把火,跃出庄来,笑道:“我跟桃花岛、一灯都没过节,两位请罢。”

  8、柯镇恶与武三娘见她肆暴,气得目眦欲裂,铁杖钢剑,双双攻上。李莫愁侧身避过铁杖,拂尘扬出,银丝早将武三娘长剑卷住。两股劲力自拂尘传出,一收一放,喀的一响,长剑断为两截,剑尖刺向武三娘,剑柄却向柯镇恶脸上激射过去。

  9、武三娘长剑被夺,已是大吃一惊,更料不到她能用拂尘震断长剑,再立即以断剑分击二人,那剑头来得好快,急忙低头闪避,只觉头顶一凉,剑头掠顶而过,割断了一大丛头发。柯镇恶听得金刃破空之声,杖头激起,击开剑柄,但听得武三娘惊声呼叫,当下运杖成风,着着进击,他左手虽扣了三枚毒蒺藜,但想素闻赤练仙子的冰魄银针异常,自己目不见物,别要引出她的厉害暗器来,更是难以抵挡,是以情势虽甚紧迫,那毒蒺藜却一直不敢发射出去。

  1、李莫愁对他始终手下容情,心道:“若不显显手段,你这瞎老头只怕还不知我有意相让。”腰肢轻摆,拂尘银丝已卷住杖头。柯镇恶只觉一股大力要将他铁杖夺出手去,忙运劲回夺,那知劲力刚透杖端,突然对方相夺之力已不知到了何处,这一瞬间,但觉四肢百骸都是空空荡荡的无所着力。李莫愁左手将铁杖掠过一旁,手掌已轻轻按在柯镇恶胸口,笑道:“柯老爷子,赤练神掌拍到你胸口啦!”柯镇恶此时自己无法抵挡,怒道:“贼,你发劲就是,啰唆甚么?”

  2、武三娘见状,大惊来救。李莫愁跃起身子,从铁杖上横窜而起,身子尚在半空,突然伸掌在武三娘脸上摸了一下,笑道:“你敢逐我徒儿,胆子也算不小。”说着格格娇笑,几个起落,早去得远了。武三娘只觉她手掌心柔腻温软,给她这么一摸,脸上说不出的舒适受用,眼见她背影在柳树丛中一幌,随即不见,自己与她接招虽只数合,但每一招都是险死还生,已然使尽了全力,此刻软瘫在地,一时竟动不得。柯镇恶适才胸口也是犹如压了一块大石,闷恶难言,当下急喘了数口气,才慢慢调匀呼吸。李莫愁道:“我既在陆家墙上印了九个,这两个小女孩杀不可的。武三爷,请你让罢。”武三通道:“陆展元夫妇已经死了,他兄弟、弟媳也已中了你的,小小两个女孩儿,你就饶了罢。”李莫愁微笑摇首,柔声道:“武三爷,请你让。”武三通将栗树抓得更加紧了,叫道:“李姑娘,你也忒以狠心,阿沅……”“阿沅”这两字一出口,李莫愁脸色登变,说道:“我曾立过重誓,谁在我面前提起这的名字,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曾在沅江之上连毁六十三家货栈船行,只因他们招牌上带了这个臭字,这件事你可曾听到了吗?武三爷,是你自己不好,可怨不得我。”说着拂尘一起,往武三通头顶拂到。

  3、李莫愁大怒,双掌互擦,斗室中登时腥臭弥漫,中人欲呕。小龙女知道杨过适才这一击只是侥幸得手,师姊真正厉害的“赤练神掌”功夫施展出来,合自己与杨过二人之力也是抵挡不住,当即拉着杨过手臂,闪身穿出室门。李莫愁一听大喜,她自负武功,才智更是罕逢匹敌,此时竟被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小师妹于掌股之上,不由得愤恚异常,但想且当一时之气,先求出墓,再治她不迟,她虽有几下怪招,但着身无力,这时已觉到似乎并非她手下容情,而实是内劲不足,没甚么了不起,当即笑道:“这才是好师妹呢,我跟你陪不是啦,你带我出去罢。”

  动画版中的李莫愁—— 配音演员:卢素娟(已故)→黄玉娟2006《神雕侠侣》→曾秀清2014《神雕侠侣》

  李莫愁毕生追求《》,对神功秘籍却并无特别兴趣,很大程度上是出于自己对师门和的执念。她虽被陆展元,又做了道姑妆扮,但一生对情念念不忘,整天吟唱「问情是何物」,从来不是无欲无求看破之人。

  李莫愁和小龙女这对师姊妹的特长武功大相径庭,既是金庸先生有意表现两个人截然不同的性格作风,即李莫愁凌厉阴狠,小龙女冷清淡漠,武功数映衬人物性格。从《神雕》剧情来说,也是她们的刻意引导所致。

  梅超风和李莫愁这两个女子,都是出身名门正派的少女,却要么因为所托,被引入邪,要么因为遇人不淑,伤心情变,性情都变得偏激,练就一身邪派武功,沦为为祸武林的女。真正相博,比武过招,李莫愁对梅超风的话,定会占据绝对上风,毕竟梅超风瞎了眼睛,严重影响她的实战能力。

  “如果”是天下最强大的事物,他有一辆车,还有很多钱,拥有所有人买不到的东西。如果当年在桃花岛第一个出生的孩子,不是郭芙而是郭襄,那她跟杨过就会跟杨过在江南嘉兴相遇。

  李莫愁的独门暗器,是为冰魄银针,涂有见血封喉之奇毒,和神掌、拂尘功,并为她生平三大绝技。而这门暗器的由来,根据最早连载版本的《神雕》,就是她专门因她而创制,而并非她师祖林朝英所传。

原文标题: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的人物)神雕侠侣 网址:http://www.deepenjewelry.com/zuixinxinwen/2020/0324/211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