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eepenjewelry.com

魅惑 《九阴》念萝坝场景人物首曝景心妍

  长风枪戈行天下,念罗花舞魅,《九阴》全新版本即将重磅,除极具特色的长风镖局及念萝坝两大门派的同时,帮派、服饰、禁地、武学等体系等均将迎来重大改版。目前门派包括场景、人物、武学等均已进入收尾阶段。下面分享部分小编获得的内容及素材。设定及画面未最终完成,最终呈现以游戏实际为主。

  香罗红衣胭脂血,回眸百媚笑。念萝坝以女子为尊,女个个仙姿绰约、妩媚妖娆,多少男子在她们的裙摆下俯首称臣,为奴也要加入门下,但是她们却也是冷漠绝情、。念萝仙子遍布天下,上至皇城官宦,下至江湖市井,天下或许属于英雄,但是谁能够左右英雄,便能够左右天下。念萝坝,天罗摄魂舞为西域第一魔功。门内武功更是隐狠,招招置人于死地,但被杀之人往往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死去,死前都会面带微笑,看不到死去的痛苦之色。

  

  

  水寒秋实是一位纯真善良的女子,只因肩上重担,不得不去做之事。她虽不喜算计,却并非不擅,实际上,她远瞩,纵横捭阖,弈棋布局,只能用艺术二字去形容。她对于天下的把握,精辟而直中要害,看似,其实依然稳操胜算,就像这一次的储位之争。无论如何,这一次赢的人必然有念萝坝所有的继承人身边,都有自己安插下去的伏笔,每一条故事,都不能脱离自己的掌握。水寒秋十一年前在念萝坝遇楚笑,深为楚笑的气度、豪情所折服,为楚笑的悲惨身世所,但楚笑的不羁没有为任何人停留,水寒秋自重身份也未曾吐露心思,直到楚笑身死,水寒秋终于做出收养楚笑遗女的决定。

  平时有些慵懒闲散,好吃美食,不喜劳作,但对某事发生兴趣后,却又格外的废寝忘食。最喜爱的是“平静、舒适的生活”,有种萝莉柔软的风致,和大人的人生观。楚仙儿是楚笑和鹂儿(唐天行妻子唐旖眉的婢女)之女,出生之后,楚笑早已从唐门出走,唐旖眉为得到楚笑留下的三枚飞刀,毒杀了鹂儿,楚仙儿在唐门山脚村子里,喝百家奶长大。十二岁时,楚笑身死,楚仙儿被水寒秋带回念萝坝,被当作小公主一般宠养。

  小时在家中,因为是女子,于是和母日受到重男轻女的鬼畜父亲,自己哭的越厉害,受到的便越厉害。于是她便学会了笑,她的父亲听不到,打着便没了意思,只不过还是会将打她当做日常。苏红袖笑着,笑着,笑着,不只是第几天,她父亲来打她时,见她手中多了一柄生锈的刀子。杀了人的苏红袖,竟然没有受到母亲的感激,反而被一顿暴打,送进,和老鼠关在一起,送上,被万人,推入刑场,举起了刀,刀子向她稚嫩的脖颈斩下纵然这样,苏红袖还是笑着的。刀子没有砍下她的首级,只是擦破她的脸颊,救下苏红袖的,是念萝坝的上任尊主景心妍。自此后,苏红袖便在念萝坝中生活,成长。少时的悲惨经历成为阴影永远着她,身体的伤好了,心中的伤却不能痊愈。看似平实嘻嘻哈哈,和任何人都自来熟打成一片,其实她不相信任何人,笑容成为她的面具。

  唐七的母亲曾是朝廷的小妾,景心妍后遭抛弃,唐七长大后将母亲的归结于对女子的不公。唐七拜入唐门学艺,某年上任唐门门主唐尽身死,唐门内部争位,唐凤有能力有才干,唐七努力劝说唐凤夺位,但事到,唐凤采取了的办法,将一干竞争者除去,扶自己的大儿子唐天行上位,唐七认为唐凤当断不断,必将反受其乱,告辞离去。事明唐七的预言的确是正确的,唐门内部矛盾一直不能平顺,唐门第三代人中的佼佼者唐青、唐蓝甚至为夺宠而自相。唐七从唐门出走之后就来到了念萝坝,念萝坝内虽然以男子为奴,但是唐七绝对是门内最特殊的一位男子,在门内虽无实权,但是深受门内尊重,都以七爷相称。景心妍

  少时,孤身投靠叔父,却被表兄失身,更被卖入娼寮。性情刚烈,几乎被老鸨活活,扒光衣衫丢在当街。无数男人的眼神在她身上逡巡,她觉得好脏好脏,拼命搓自己的身体,搓出血来,痛晕过去。醒来时,围观的所有男人都双眼流血,死在地上,自己身上盖着一件纱衣,一个面覆白纱的女子站在自己面前。那女子问她,要不要和她一起学武?她点点头,却问她,有没有刀?那一天,青楼上下从老鸨到嫖客一百余口,统统死了;离此地三十余里的薛家庄薛员外宅子焚成了焦墟,一个都没逃出来。自那一天,轩辕天舞便失去了表情,唯一能让她平静的只有舞蹈,她的舞蹈却是有灵魂一般,让人无法自拔。

  出生时因为兔唇,被弃山野之间,为一母狼养大,后母狼为念萝坝山下猎户所杀,猎户见之可怜,收为义女,十岁时依然野性难驯,猎户老迈,求念萝坝将之收下。水寒秋精通医理,不仅将她兔唇治好,更用针灸之法慢慢调养,竟让她的人性慢慢唤回,粗野毛发褪去,竟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胚子。芷清幽生性孤傲,淡漠封闭,好离群索居,冷冽疏离。芷清幽喜爱动物,连最凶猛的动物都会毫不费力的对她俯首帖耳。她不屑和男子交谈,从来没有陌生男子敢走到她三尺之内。

  杭彩衣本是钱塘县普通人家女儿,和一个江湖少年名叫曹元准情投意合,成婚两年,幸福美满。后来雁门关战乱,曹元准应征前往边关作战,同年钱塘县发大水,杭彩衣一家死于,孤苦无依的杭彩衣被水寒秋收入念萝坝。去年,沈康王朱佶焞在雁门关战死,随同战死的将士名单里,曹元准也在其中。但是,因汉王图谋小沈康王兵符之事,曹元准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原来,雁门关一役中,曹元准当了逃兵,后被汉王收入帐下,保举成为御队长。汉王图谋不轨,曹元准就,用武力年仅十三岁的小王子前往汉阳交出兵符。曹元准早就把杭彩衣这个妻子抛在了脑后,他更情愿在妓院青楼人。杭彩衣终于拿起了闪烁着寒光的匕首,了这个令人失望的男人。

  自幼街头,带着一帮无依无靠的孩子在街上靠乞食为生,因为容貌,不得不装作男孩儿。挨饿受冻,饱尝人情冷暖,最终不得不为了冻饿待死的弟弟妹妹,还原女装,求当地大户施舍,地主对她垂涎三尺,却差点被地主婆打断了腿,扔回街上。于是弟弟妹妹终究冻饿而死,弓媚妩频临咽气之际,为上一任念萝坝尊主带回念萝坝。弓媚妩虽然命运悲惨,却从不记恨,心地善良之极,连她的地主婆,也没有取她性命。

  宫碧若本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她与意中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家世代通好。一次行走江湖,结识一位公子,向宫碧若示爱被她。成亲之日,却被仇家找上门来,更在青梅竹马面前了宫碧若,后杀尽满门扬长而去。宫碧若醒来之后看满门,心如刀绞,投身念萝坝,学会武功,欲寻仇人,却已销声匿迹。宫碧若,不杀仇人,不褪红妆。天分奇高,韧性颇强,心中只有武道和复仇,虽然入门较晚,却是念萝坝创立以来年轻中天资最高之人,武功更是念萝坝之中少有人敌。

  生于官宦之家,家教颇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其兄当年是朱允炆,朱允炆兵败后其兄家族灭门,她一因年纪幼小,二因天生丽质,更是难得一见的天生媚骨,被卖入教坊司中(官妓)。花想容接客,一个位高权重貌如猪狗的贵胄花一万两银子买中,花想容抵死不从,被下了,意乱情迷之间,被水寒秋搭救。加入念萝坝后改名柒绮梦,心里想着有朝一日报家仇。景心妍柒绮梦淡雅淑洁,却又魅惑天生,两种特质揉在一起,分外的迷人。其实她性子柔中藏锋,绵中有刺,往往让人如沐春风之时,不知不觉便上了当。经常主持“花会”。因为容貌气质,见惯了男人对她垂涎三尺的丑恶模样,对所有男人更是没来由的厌恶,虽然言笑晏晏,但眼神中却不知不觉间流露出。

  

  长风镖局的设定目前同样基本完成,小编获得第一手消息后会第一时间分享给大家,敬请期待。

原文标题:魅惑 《九阴》念萝坝场景人物首曝景心妍 网址:http://www.deepenjewelry.com/yulexinwen/2020/0630/2433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