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eepenjewelry.com

科技新闻中兴之后 美国又动手了!这次遭殃的是

  原标题:中兴之后 美国又动手了!这次遭殃的是它!

  猎豹与谷 谁是谁非?

  免费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

  你以会占到便宜?免费是暂时的,之后会为免费买单,付出高昂的代价。

  例如被免费整成夕阳产业的杀毒软件。当年360掀起的免费之风很快就了安全市场的份额,厂商纷纷跟进。

  没有收入的厂商只能要么靠搜集用户信息,投放,要么不务正业,靠业务维持。

  最终的结果就是整个行业遭受打击,产品荒废,被用户抛弃。

  用户一个不小心下了一堆“全家桶”软件,还经常受到。

  猎豹免费wifi提示你,你的电脑有很多问题需要优化,然后你点了:oh,!

  猎豹安全给你装上了

  猎豹安全浏览器给你装上了

  ……噢耶

  前360产品经理傅盛,猎豹(原金山网络)CEO,学得这套玩法精髓。曾经风风火火的猎豹,科技新闻最近45款APP被谷统统下架,他可能才意识到,这一天终于来了。

  美国巨头中国者

  2020年2月20日,谷突然宣布,超过600个应用程序从Google Play商店中删除,这些APP与谷网络的所有合作也随之中止。

  猎豹旗下45款应用,涉及工具、游戏、直播业务,无一幸免。

  2015年5月底,猎豹的股价一度触摸到35美元以上,市值接近50亿美元。而如今,市值在4亿美元上下徘徊。如此看可谓暴跌90%。

  猎豹来自谷平台的收入超过20%,这次显然打击巨大!更重要的是,猎豹移户群50%以上在谷的平台上,即便是在苹果的设备上,猎豹也很依赖谷的推广和收益。

  业界的看法一致是:谷在收紧生态的管理,躺在流量红利上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在猎豹之前,被谷下架或的中国出海企业名单还有一长串,包括iHandy、小熊博望、触宝等,他们都已积累了数亿用户规模。

  傅盛自己曾说过:互联网时代,一个app在网络上,可以让几十亿人下载,但谷、苹果这样的大平台出现,同样可以在一天内让几十亿用户完全解除不到你,让你建立的基业瞬间湮灭——这就是垄断平台的力量。

  对于猎豹来说,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2018年11月曾被披露从事欺诈活动。随后,谷下架了猎豹的违规应用程序,但允许其继续在应用商店提供应用程序。

  更早的时候,2015年6月,两家由中国人创办的,在美国干起来了。

  猎豹在美国了前360副总裁李涛创办的APUS,并向中国预告APUS将被谷下架。

  然而,剧情在不到半个月时间里出现了大反转——猎豹安全被谷重罚全球下榜,原因是窃取用户隐私和用户卸载竞争对手产品,引导用户安装自家产品,涉嫌恶意竞争。

  APUS向外公布了猎豹这一些列“”的。互相爆黑料,最后谁都得不到好处。不过事后,也有说依然能够在谷排行榜上看到猎豹的应用。

  不管怎样,这其实是工具应用本身的模式决定的,基本商业逻辑就是:冲流量,变现。

  工具软件可以获取大量系统权限,挖掘用户数据,通过营销将其冲到GooglePlay排名前面,然后拉有需求的商投放。

  这种行为做的过了就容易被人认为,但这样的做法其实难说错误,科技新闻即使是高大上的谷、微软、苹果、Facebook也都在用,只是可能更隐蔽,让用户难以察觉而已。

  谷这次全部下架,主要是打击用户体验的变现方式,但是连与问题毫无相关的app也遭受同样待遇,猎豹游戏业务被集体下架,并且没有任何,没有具体理由,让人不免觉得谷这次做得太绝了!

  投放由来已久,其实早期谷也是认可者变现方式,彼时变现怎么做,还是谷手把手教的。生态早期,为了弥补缺陷,谷也需要者提供工具app完善用户体验。

  这或许意味着一个句的到来——系统工具对平台的价值越来越小,纯工具产品的时代早已过去。

  其实,谁愿意看到自己的产品下架,自己的产品被人骂?

  去年,谷收紧时,傅盛也主动把国内砍去一半,谷宣布停止合作后,他告诉团队,如果部分应用能在谷商店恢复上架,工具类产品也不做了,接下来重点提升用户体验,然后转型付费与内购。

  就算能够通过整改重新上线,不再依靠,用户能否接受付费?短期内变现前景也不太明朗。

  悲壮!猎豹只有人工智能了?

  如果最坏的情况是依然不能上架,猎豹将何去何从?

  在2月21日致全体员工信中,傅盛写到,“巨大挑战,但这个困难是暂时的”,猎豹要更坚定地全面升级为以机器人为核心产品的科技。

  一句话来说:惹不起谷,那我就去谷管不了的地方。

  早在2016年,猎豹和Facebook发生摩擦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工具最终都要和系统竞争,傅盛并不想受困于此。

  机器人这个烧钱又的业务,吸引了性格冲动、意志坚强、永远打不死的傅盛。

  也是这时候,猎豹的机器人猎户星空成立。之后的三年多里,猎豹推出了包括豹小秘、豹小递、红外测温机器人和六轴机械臂等一系列产品。

  当时市场的第一个反应是,这家并没有做硬件的基因,比起对手,更没有突出的技术沉淀。

  在多数AI从业者眼里,AI是技术驱动的,一位AI领域资深从业者表示,目前AI仍然有很多尚未被攻破的技术点,反映到商业化落地上,就是一个产品的功能能否实现,典型AI的打法是先把业内最优秀的技术人才到我这里,寻找某个阶段最适合落地的方向和场景,再进行商业化。

  但傅盛觉得技术先进与否其实是个伪命题,他把机器人定义为AI+硬件+软件+服务,这四者各占25%。

  “所谓这些底层技术,大部分是用谷、斯坦福、或者各种学术论文的开源代码改的。大家比拼的其实不是底层技术,而是工程化产品化的能力。”傅盛说,有说自己视觉识别技术最好,但如果巨头投入做,他们做的视觉识别同样不会差。

  傅盛的自信并不盲目。

  要知道,人工智能最核心的一环就是数据,科技新闻人工智能就是基于数据基础上的智能。

  众所周知的是,猎豹确实不缺数据,凭借其产品全球数亿的月活跃用户,猎豹目前已经拥有庞大的用户行为习惯数据,为其所用。

  数据也证明猎豹人工智能的落地能力。

  猎豹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人工智能业务相关收入已经达到3475万,同比去年增长88%,已经占到猎豹整体营收的3%。

  虽然报告期内智能产品的销售出现爆发增长,但对于庞大的上市来说有点杯水车薪。其问题主要表现在智能硬件利润单薄,智能机器人盈利不足,同业竞争对手众多等问题。

  首先,猎豹的智能产品爆款少、利润薄。

  比如说,猎豹旗下的小豹AI翻译棒,在天猫上售价299元,但是科大讯飞翻译机的售价却能达到3499元,而两者的销量相差并不大。

  其次,智能机器人商业化困难,盈利不足。

  机器人的铺设需要与使用场景高度结合,豹小秘的“人设”更像一个导游机器人,服务于、博物馆、图书馆等公共服务场合,这个属性注定其很难内置商业功能。

  豹小贩定位智能零售,先不说容量和运维成本,在无人零售一地鸡毛的当下,豹小贩恐怕难以扛起创收的大任。

  此外,儿童陪伴机器人豹豹龙一发布就被质疑抄袭,国内智能音箱市场也已杀成红海。这意味着猎豹研发的机器人短时间内无法带来太多的营收。

  最后,智能产品是一个需要投入非常大的领域,这些投入包括采购、研发、人员、运维等等,也就是说其隐性成本远远大于账面我们看到的成本。

  拿研发成本来举例,近三年,猎豹的研发成本都在同比上升,最新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其研发支出达到6.34亿元,占营收(29.76亿元)的比例为21.30%。

  猎豹抓住了人工智能这个机遇没错,但是要知道,目之所及,几乎所有互联网都在布局人工智能,除了BAT,还有,以及科大讯飞、商汤、旷视等等一系列专攻技术的,这么多的竞争者中,能留给猎豹的奶酪并不多。

  过去,猎豹的主要营收来源还是工具、游戏、直播App,结果都被谷下架了,未来,最坏的情况是这一切都归零。

  要想靠人工智能带来正向收入,也还是件遥遥无期的“美梦”,猎豹怕是再难狂奔起来了。

  

原文标题:科技新闻中兴之后 美国又动手了!这次遭殃的是 网址:http://www.deepenjewelry.com/kejixinwen/2020/0605/2004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