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eepenjewelry.com

科技新闻下的直播生态:有人“回血”迎春天,

  原标题:下的直播生态:有人“回血”迎春天,有人业务大增仍想回线下

  期间消费者宅家,许多企业将线下业务转移到线上,利用直播技术开展自救。

  日前,国家发布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网购快递、生鲜电商、在线教育、远程问诊、远程办公等新兴服务需求快速扩张,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

  网上直播卖货。图

  有的企业通过电商直播“回血”、迎来春天,有的则表示尽管直播后业务量大增,但后仍将回归线下。

  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大学财税和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唐大杰到,企业利用直播将线下业务转移到线上,是一种性或暂时性的转型,并不是所有企业都适合这种转型。他提示到,电商物流“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仍然是制约线上购物的短板。

  宅家电商直播火热,淘宝新开直播商家环比增719%

  上班族郭雅志最近收到很多快递,不过都不是她自己买的。

  最近,郭雅志的妈妈迷上了看电商直播。主播推荐的化妆品、科技新闻保健品、零食,她一箱箱的买给女儿。

  “防住了购物平台,没防住直播。”郭雅志调侃到。她有点无奈,因为怕妈妈因为使用手机不熟练,会上当。直播里的主播不仅会推荐商品,还会一步一步教观众如何下单,因此她妈妈在直播间买东西丝毫没有障碍。

  去年,以网红主播李佳琦和薇娅为代表的电商直播就已经显示出强大的带货能力。这种方式用户粘度高,订单率也高,已经成为颇受商家青睐的销售模式。

  期间,线下门店关门,许多品牌线下销售额暴跌,他们将目光转移到了线上,直播卖货。有报道称,某商场化妆品柜台导购转战直播后,一场直播的销售额甚至比肩原来一个月的销售额。

  淘宝数据显示,2月有超100万人新开淘宝店,新开直播的商家数环比劲增719%,商家订单总量平均每周都以20%的速度增长,成交金额比去年翻倍。

  自2月10日淘宝直播宣布所有商家均可0门槛入驻以来,1个月之内有100多种职业转战淘宝直播间,1天之内1万个农民卖菜,线下餐饮商家的成交环比上涨439%,家居商家的全屋定制业务的成交比上个月大涨16倍。

  日前,国家发布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网购快递、生鲜电商、在线教育、远程问诊、远程办公等新兴服务需求快速扩张,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

  3月17日,国家就业司副司长常铁威在发布会上表示,要把期间催生壮大的以网络消费为代表的新消费潜力、动能出来,使消费回补和扩大增量有机结合,不断拓展消费新的增长点。

  线上直播课业务量大增,过后仍要回归线下

  云、云读书、云餐厅、云工作、云健身等概念借助直播这种技术手段火热了起来。除了电商直播,也有行业的企业将受挫的线下业务转到线上,开展自救。

  在做少儿心理的徐朗是在最近一个月将业务转到线上的。他的主要业务是运用心理学技术帮助老师和家长解决影响孩子学习的各种心理问题。发生之前,他一般是去学校给老师、家长讲课,也给一些毕业班的考生讲。

  “穷则思变。”徐朗说,他的业务正好是心理学方面的刚需,以前家长都会主动联系邀请他上课。封城后,线下业务量大幅减少,他就开始利用视频直播课和课进行授课。

  一开始有企业和机构邀约,后来徐朗也主动出击:先拟好一个对方很可能需要的大纲,然后再推销,如果双方达成一致,就赶紧制作PPT、备课,完成一单授课。

  线上直播授课业务量大增,让徐朗这一个月来非常忙碌。他,业务增长的原因,一方面是他的主动出击,一方面是他提供的内容有吸引力。此外他猜测,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企业比较慌乱盲目,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视频直播授课不受地点制约,徐朗偶尔也会接到来自、天津等城市的邀约。不过,他的客户依然主要来自于。他说,这样安排既是要先活下去,也是为过去之后做铺垫。

  徐朗很快就适应了直播课的形式。有时学生互动反应比较少,像是“自言自语”。徐朗笑说,他平时上课也有下面没反应的情况,“习惯了”,所以适应起来也没什么障碍。

  结束后,会继续在线上开展业务吗?徐朗回答到,尽管直播带来了业务量的大幅增长,科技新闻但他还是会回归线下。他说,这是根据客户需求做出的决定,一对一更符合家长的需求。很多家长还是希望可以面对面授课,“毕竟固有认知没那么容易改变,这些只是短暂的变化。”

  跟着直播健身“光看不练”,吃泡面看吃播寻找“满足感”

  今年2月,之前从来不看直播的郭雅志,空闲时间逐渐被各种直播“占领”。

  她报名的健身课程也被搬到了网上。二月中旬,健身开始“试水”教练直播授课、跟着视频在家里完成的方式。之后,直播健身这种方式就固定下来,每天在晚上7点半到8点半的时间段里。科技新闻

  直播时,观众和主播一般都是通过弹幕交流。然而,郭雅志的健身教练周毅做动作时需要远离屏幕,看不到弹幕里的反馈。有一次,郭雅志没有看清动作,发弹幕说“没看懂”,结果教练隔了很久才看见,只能重新再来一次。

  郭雅志坦言,没有人在旁边监督,很容易偷懒,有时候“光看不练”。起初,健身直播不能回看,她就自己录屏“缓解一下感”,打算过一会儿再跟着。后来增加回看功能后,没有的课程,她就再也没点开过。

  周毅告诉南都,他带了8个的一对一私教课。以前在健身时,他需要做的是制定计划,示范动作,然后监督动作是否规范。而在线上,他需要每个动作都和一起做。每个人都这样示范一遍,8个人就是8小时。“这运动量太大了,我一个月得瘦十斤。”

  除了健身直播,郭雅志每天还会看三十到四十分钟的吃播。“想吃又吃不到,只能先看别人吃。”一边看着屏幕里的主播吃掉一百个包子、十人份的炸鸡,一边吃自己煮的方便面,郭雅志“感到了些许的满足”。她已经在心里列好了菜单,打算等结束后就和小伙伴一起去挨个吃一遍。

  另一个上班族小赵不仅自己看直播,最近还开始亲自“试水”。他发现,好多人和自己一样,没什么才艺,也不露脸,就直接拿手机屏幕拍摄电脑的一些影视片段,但“这么劣质的直播,也有很多人看。”有次直播,小赵就放着德云社的相声,最高有100多人在看,还有人送礼物。直播了三四个小时,最后关的时候还有人一直问“你明天还直播吗?”这让他哭笑不得。

  专家:并非所有企业适合转型直播,电商难解决“最后一公里”

  之下,直播成为许多宅家的年轻人休闲娱乐、获取资讯的方式,也成为一些行业开展自救的一线曙光。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突破4.33亿,内容形态渗透了娱乐、购物、教育、出行以及社交、旅游。数据机构QUESTMOBILE的一则报告称,以来,网民对互联网依赖加大,互联网的使用时长比日常增加21.5%。

  一些高度依赖线景的行业,开始尝试与直播相结合,开展“云业务”。

  一位旅游从业者告诉南都,自今年春节以来,他所在的旅游业务基本停摆,最繁忙的工作是退订单。最近,利用直播开展了两项新业务:一项是卖各地的土特产,直接进行订单;一项是“云旅游”,由网红导游“代替”观众去游览景点,客户存量,以便后续进行客户。

  不过,该人士坦言,“云旅游”并不能“立马赚到什么钱”。

  前段时间,话题“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是什么?”曾一度登上热搜榜,不少网友表示,自己要“报复性消费”。3月15日,新华网联合饿了么、口碑、飞猪共同发布的《云生活:从线上大数据看消费新趋势报告》显示,随着缓解,如今全国外卖餐饮已经出现“补偿性消费”现象。

  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大学财税和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唐大杰告诉南都,企业利用直播将线下业务转移到线上,是一种性或暂时性的转型,并不是所有企业都适合这种转型。

  他到,对高度依赖线下提供体验服务的企业来说,直播只是一种临时措施,直播起到的补救作用有限,结束后,仍然会回到线下。而对相对以提供信息为核心的一些行业来说,直播可以替代部分功能。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直播面向的观众数量庞大,难以提供个性化服务。

  此外,唐大杰还提示到,电商物流“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或成为线上购物的短板。他举例说明,如果家里停电要买蜡烛,当然是去楼下小卖部买来的更快。“因为‘最后一公里’的制约,电商也难以代替小卖部的独特功能,这两个同等重要。”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原文标题:科技新闻下的直播生态:有人“回血”迎春天, 网址:http://www.deepenjewelry.com/kejixinwen/2020/0330/389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