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eepenjewelry.com

从“围观模型社交网络模型”看交流困境 微博网

  本研究从网络的视角看微博,基于网络理论,将微博中人与人的关系量化,用网络软件Ucinet进行数据和图表制作,得出直观模型 微博“围观模型”。该模型体现了微博整体网的基本特点:名交流频繁,形成小圈子;普通人置于圈外“围观”,与名人交流的愿望实质上无法实现;普通人与普通人之间的有效交流也很有限。

  “围观模型”这一概念虽用来描述这一虚拟网络的特征,却也折射出现实中的网络关系特点,体现了人们交流的困境。

  微博客,简称微博,是一种允许用户及时更新简短文本(通常少于200字)并可以公布的博客形式。微博中的关注很主动,用户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关注的人,被关注者的动态就会显示在用户的页面上,人们与自己实际生活圈子中的朋友互相关注,分享信息,也可以关注名人的,甚至有可能得到名人的关注。

  微博这一互联网应用的兴起改变了方式,随着用户量的增多和稳定,新的方式逐渐构建出虚拟网络。本研究将微博用户分为两类:名人与普通人,基于这个分类,使用网络法,提出“围观模型”这一概念,“围观模型”直观展现了微博中名人与名人的关系、名人与普通人的关系、普通人与普通人的关系,“不仅表现了虚拟网的特征,也折射出现实网络的状态,体现了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困境。

  国内外从网络视角对微博进行的研究还不太多。已有的研究结论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种:嵌套说,圈子说,单向说,特性说。这几种说法对于微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模式及模式背后的原因,观点各有不同;共同点是都认为微博已经形成了网络,应该从这个视角出发对其进行研究;但多数研究还停留于猜想和推理阶段,缺乏客观数据支持。

  “嵌套说”认为在微博中,以每个用户为中心的人际关系网络在关注他人或被他人关注时, 会嵌套到另外一个用户的圈子里,用户以此扩展自己的网络。这个观点同时又认为:微博的沟通机制允许用户之间直接链接,这就意味着, 每一个用户在理论上都有可能与这台上的任何一个用户相识,当全世界所有的微博打破藩篱互通互联后,地球上的任何两个人之间都有可能直接对话,而不必通过节点作为中介。【1】

  “嵌套说”了微博中网形成的基本原因,但后半部分的推论只是一种理想情况,过于乐观。

  “圈子说”认为微博中的人们之间的联系不是随机的,社交网络模型而是因信息偏好的不同形成一个个虚拟“圈子”。微博用户及其之间的关系本质上形成一个网络。【2】

  “圈子说”以每个用户为中心说明了微博中个人网的特征,但缺乏对微博整体网的说明。

  “单向说”则认为拥有公共资源多的人群更易被关注,但他们一般不会去反关注这些粉丝。【3】

  “特性说”认为“中心节点”是微博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此对应,“意见现象”应该是微博的基本特性,因为满足增长与优先情结,使得越连接越强大,越强大越被连接。【4】

  “特性说”提出了微博中的马太效应,但同样缺乏相关定量研究的证明,仍处于状态。

  本研究旨在微博用户间的关系,进而构建微博网络图谱,因此使用网络软件进行关系。本文选用的网络软件为Ucinet。

  新浪微博是国内微博业务起步较早、发展相对较成熟的网站。其发展之初就定下了“名人”战略,相对微博,社交网络模型用户分层更明显。本文主要以新浪微博为研究对象,采用关注数作为衡量指标。

  为了更明确地体现名人与普通人的区别,本文中将“名人”定义为新浪微博“加V”(新浪认证)且粉丝数超过10万的用户,将“普通人”定义为没有加V或加V但粉丝数少于10万的用户。

  在取样时,选取新浪微博排行榜的前50名用户作为名本;在微博广场“大家正在说”滚动栏目中随机抽取50名用户作为普通本。

  对这100人进行编,名人用户编对应如下(由于取样数量过大,此处省略部分):

  姚晨(1),小S(2),赵薇(3),蔡康永(4),谢娜(5) 胡(46),洪晃(47),杨千嬅(48),黄圣依(49),selina(50)

  聽貝拉瑜唱情(A1),曱甴崽崽滴窝窝(A2),Pandahyn(A3),草根巴菲特(A4),Miss小摆羊(A5) 爽爽-92(A46),negro小个(A47),露露814(A48),钟嘉聪(A49),王梦娜(A50)

  对以上100个用户进行数据搜集,将样本数据矩阵化,形成二值矩阵,结果如下:

  此矩阵中,首行和首列表示微博用户编,矩阵内元素则表示用户之间的关系:1表示行用户关注了列用户,0表示没有关注。

  网络方法将关系量化,通过数据构建网络。本文主要通过中、凝聚子群研究、网络图来对微博中的网络进行。【5】

  中侧重于衡量个人或组织在其网络中处于怎样的中心地位,是对个体的量化。社交网络模型中包含多种指标,如:点的度数中、中间中、接近中等,每个指标下又针对网络中的点、线、图细分为多种次级指标。

  点的度数中心度指的是在一个网络中,与某直接发生联系的的点数,又分绝对中心度(Degree)和相对中心度(NrmDegree),后者是前者的标准形式。

  表(2)中,OutDegree指发出关系的点数,即微博中的“关注数”,InDegree指接受关系的点数,即微博中的“粉丝数”。

  由表(2)可知,名人用户与发生联系的数量远高于普通用户;部分普通用户在此网络中处于孤立状态,既没有关注他人,也没有被他人关注;大部分普通用户关注了他人,但并没有得到他人的关注。

  点的中间中心度衡量的是在一个网络中,某是否处于“通过控制或曲解信息的传递而影响群体”(Freen)的重要地位,即在多大程度上处于的中间,是否发挥出“中介”作用。

  表(3)中,Betweenness指中间中心度。从结果中可以看出,中间中心度最高的是蔡康永、姚晨、黄健翔等人,说明这些人在此网络中处于控制交往关系的地位。同时,有一部分的中间中为0,说明这些人几乎不具备控制相互交往关系的能力,而这些毫无控制能力的人多为普通用户。

  结构是在行动者之间实存或潜在的关系模式,凝聚子群是一个行动者,在此中,“行动者之间具有相对较强、直接、紧密、经常的或者积极的关系”【6】。凝聚子群研究则是从某种结构中找出凝聚子群。

  在一个网络关系图中,“派系”指至少包含三个点的最大完备子图。派系中最少包含三个,且任何两个之间都是直接相关的,派系形成后将无法向其中加入新的点。

  对此网络进行派系(派系最小设置为8人),找到44个派系。将此结果图像化,得到树状派系图,如下:

  

  

  从图(1)、图(2)可看出,此网络中的各个派系几乎都是由名人组成的,这说明名人之间存在互惠关系,他们相互关注、分享资源,而普通人很少能进入到这些派系中。从图中可看出,90%以上的普通用户或无法进入任何子群,或处于派系的最边缘。

  图论法是网络中的一种基本方法,典型的图论中以节点代表行动者,连线代表行动者间的关系,有向图中的连线以箭头表示关系的发生方向。

  

  同理,为了清晰化名人之间的关系,从总体数据中抽取出50个名人之间的关系数据,采用同样的方法作出如下图像:

  

  2010年3月2日,新浪微博用户突破一亿,这一亿基本是由上文定义的“普通人”组成的。因此,要得到微博网络中普通人与普通的关系,取样必须典型且数据样本足够大,而由于操作性,笔者无法得到可靠的取样样本。

  为了说明普通人与普通的关系,此处借用Hubern于2009年对Twitter研究的部分数据【7】:

  

  Hubern的样本包含了309,740个Twitter用户,这些用户平均发了255条微博,拥有85个粉丝,关注了80人。由于数据数量巨大,Hubern的取样基本能够对应笔者对于“普通人”的定义。

  在其研究中,Hubern将与某用户产生两次及以上直接交流的用户定义为该用户的“朋友”,他发现用户的活跃程度与粉丝数的变化不完全一致,但与“朋友”数的变化呈相同趋势。图(5)则反映了这样一个值:“朋友”数/粉丝数。从图中可知,在这30多万Twitter用户中,40%的用户此数值只有不到10%,即这些用户可能拥有较多粉丝,但真正与其产生直接交流的不到一成。极少数用户能通过交流将自己的粉丝转变为“朋友”。

  通过以上的研究,我们试图推出一个概念 “围观模型”,以期从整体视角概括微博网络的基本特征。

  根据图(1)、图(2)(凝聚子群研究及派系),发现各节点在微博结构中形成了各个有联系的派系。各个派系内部相对封闭,无法加入新的节点。图(4)则显示了名人与名人之间的关系:孤立点少,节点之间联系密切,大部分节点之间存在直接联系,几乎所有节点都可以通过第三者联系到另一个节点。

  普通人单向关注名人,虽有交流的和理论上的交流机会,但在实际上却无法进入名人的圈子内部,难以实现直接交流。普通人与名人的关系是“围观模型”最重要的一部分,普通人在名人圈子外“围观”的状态也正是模型名称的由来。

  从表(2)(点的度数中心度)可以看出,在微博网络中,名人接受关注的点数远远高于他们发出关注的点数。而大部分普通用户接受关注的点数要低于发出关注的点数,还有一部分普通用户既很少发出关注也很少接受关注,处于孤立状态。

  从表(3)(点的中间中心度)可以看出,中间中心度较高的几乎都是名人,说明他们在网络中占据控制交往关系的地位,占有较多的关系资源。而很多普通用户节点的中间中心度为0,这说明他们在网络中不具备控制网络中相互交往关系的能力。

  图(3)则从整体上给出了围观模型的一个直观全景描述,在图中可以很明晰地发现名人占据网络的中心,普通人在网络外缘。整个网络关系图,从内向外,联系由密到疏。方向上则是从外向内,具有一定的单向性。存在一些孤立点,全为普通用户。

  对于数量庞大的微博用户而言,纷繁的关注和被关注的背后,普通人与普通人之间的交流实际上很有限。

  图(5)基于Twitter09年的后台数据,不妨用它推出一般微博中普通人之间的关系特征。从图中可以看出,对于绝大部分用户来说,“朋友” 即直接交流两次以上的人,占粉丝数的比率在0.5以下,这也就意味着,普通用户在微博上也只与少数人交流。

  沿着“技术--”范式,微博这一新兴的互联网应用引发方式的变革,进而构建出虚拟网络。在这个网络里,理论上人与人之间能够实现直接交流,普通人将能寻求更多的联系,名人与普通人之间的对话更是令人期待。但事实远非如此。微博并没有像人们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个直接对话的,成为一个打破层级藩篱的。

  “围观模型”了微博网络的基本特征:名交流频繁,形成小圈子;普通人置于圈外“围观”,与名人交流的愿望实质上无法得到实现;普通人与普通人之间的有效交流也很有限。

  微博网络的这些特征更像是现实网络的翻版和投射。在某种程度上,围观模型反映了不同阶层人们交流的困境,不管是在现实网络还是在微博虚拟网络,这种特征似乎都注定是其与生俱来的特性,是一种无奈和必然。

  [1]刘军. 整体网讲义 UCIT软件应用[R].第二届网与关系管理研讨会资料 ,:工程大学学系,2007,1,18

  [2]刘军. 整体网讲义 UCIT软件实用指南[M].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9,7,1

  [3]罗家德.网络讲义[M].: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4]林聚任.网络:理论、方法与应用[M].: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5]平亮,.基于网络中的微博信息研究 以Sina微博为例[J].情报、信息与共享2010(6)

  [6]齐心.有限社区 对一个城市居住小区的网络[C].: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7]孙卫华,张庆永.微博客形态解析[J].传媒观察2008(10)

  [8]王陆. 典型的网络软件工具及方法[J]. 中国电化教育2009(4)

  [9]徐媛媛,朱庆华.网络法在引文中的研究[J].情报理论与实践,2008,3(2)

  [10][英]约翰·斯科特,刘军译.网络法[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07

  [11]张佰明. 嵌套性:网络微博发展的根本逻辑[J], 国际新闻界 2010(6)

  [12]2010中国互联网微博与社区研究报告[R].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2010(8)

  【1】张佰明,嵌套性:网络微博发展的根本逻辑,国际新闻界[J],2010.06

  【2】平亮,利永,基于网络中的微博信息研究 以Sina微博为例,情报、信息与共享[J],2010年第6期

  【4】沈浩,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学研究方法、应用统计学、市场研究,博客文章《微博140字解读》

  【5】网络软件中的各项术语在国内的翻译并不,为避免引起歧义,本文采用《整体网讲义 UCIT软件实用指南》[J](刘军,上海出版社,2009年第1版)中的翻译

原文标题:从“围观模型社交网络模型”看交流困境 微博网 网址:http://www.deepenjewelry.com/caijingxinwen/2020/0702/2467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